彷彿在好遠的地方、又像是近在身邊似的聽到有人在叫我的名字:某某某,醒來喔,我們要回病房了,醒來喔

眼皮好重好重張不太開,勉強就睜了半秒鐘,眼前有道強光直刺的趕緊再閉起來,腦袋則是混頓到沒辦法問怎麼回事?是誰在叫我?(齁和電影演的從麻醉後醒來畫面一樣,嗯,電影沒騙人)

感覺到身下在移動,腦子這時才剛開始小運作:疑?不是才上手術檯要開刀嗎?怎麼沒開就要推我回病房?啊眼皮怎麼可以重成這樣?身體都動不了?

床在移動時輪子有卡到小溝道震了一下,肚子傳來痛感,喔~原來我開完刀了,現在是要回病房去

到了病房眼皮一樣是半睜半閉,只聽到護士要大姐幫忙在我身下插入一大片板子,三個女生唰一聲就把我移到病床上。這時的震動讓我不由自主的喊了聲好痛!

護士看到我眼睛張開醒了,便開始講解注射在身上的東西,把自費的止痛劑按紐(這玩意約6-8千元左右)放在我左手上說覺得痛時就按一下,裡面有設定劑量不會過量。點點頭表示知道如何使用,以前去探望小v時見過如何使用

問大姐幾點了,她說下午一點多,心裡算了一下這刀好似長了點。醫生當初說可能二小時,加上恢復室算一小時吧,十二點前該出來才是,怎麼會弄到一點?

大姐說醫生講打開肚子發現要處理的右邊算順利,沒注意的左邊問題才嚴重,醫生講做了些處理,但危險性過大不能完全清除

啥?這是什麼新發展?

沒講幾句覺得好想睡好想睡就睡著了,睡了一陣又醒來,自開刀後到出院前幾乎就是這樣睡睡醒醒醒醒睡睡。(小v剛開完刀時只有動刀日麻醉未退有失電情況,偶竟可長達數天....唉~)再醒來時和大姐聊開刀的事,她說開刀中途醫生出來講解狀況,拿了切下來的腫瘤給大姐看表示手術按照病況實行無誤,說我左邊的情形很嚴重他花較多時間處理,失血滿多的,有可能要輸血,如此解釋讓大姐憂心忡忡

等護士小姐進來巡房時,大姐問她我是否需要輸血還是輸過了?小姐說之後醫生檢視最後說狀況還可以不需要輸血所以沒輸

對大姐心疼又抱歉,被迫得一個人去對醫生在手術期間拿著我肚子裡切下來血淋淋的腫瘤,被醫生告知新病況時擔心害怕又幫不上忙,她自己身體也不好,住院期間幾乎都是她在顧我,除了感激還是感激!

前篇提到B床小姐是下午刀,我回房時她不在,早她幾小時開刀的偶在之後的復原之路上真的是信心大失

她下午推回病房,早她先開的我到晚上還是病奄奄的在睡覺,她已經和她媽媽嘰哩呱啦的聊天中(真的我沒誇張,大姐可以作證,我之後還一直被家人拿這件事笑我破少年)

護士在術後提醒要注意可能會發燒,xx的偶就中獎燒到38.6,肚痛背痛腰痛發燒睡冰枕人不舒服到一個爆點,B床小姐一點事也無...(發燒那天大姐幾乎也無法休息,不停的用濕毛巾幫我擦拭身體降溫,還要按摩痛到想切掉的腰背,照顧病人真的是很累人的差事)

這次開刀遇到了挑戰常久以來所得常識,大部份的人都知道手術後得等排氣才能進食,可是B床小姐卻在第二天未排氣的情形下被主治醫師告知可以喝水和少量流質的東西,而我不行(我們不同主治醫師,她的醫生主張不用等排氣就可以喝少量的水和流質食物,我的醫師則是一定得排氣才能吃東西,理由是怕未排氣便吃東西食物在肚子發脹容易沾粘)

既是醫囑怕死的人就算疑問再深也不會在這當口去和醫師爭論(沒那專業就只能乖乖聽話。不過基本常識還是得有,覺得有不合理處一定要發問)。B床小姐早我一天半吃東西,兩人體力明顯天差地別。術後第三天B床小姐已經可以下床走動去洗頭而我卻只能叫病房洗頭服務,誰叫我沒排氣不能吃東西自然無體力.......(非常確定食物是體力的來源,多餓了一天多的我體力回復的有夠慢)

終於,在洗頭時先生叫我把膝蓋曲起會比較舒服些,誰知做這個動作時我排氣了!XX的這輩子沒有這樣高興的叫出來給大家知道老娘放屁了!我跟大姐說我放屁了吔~大姐因為沒聽到屁聲怕我想放想到產生幻覺,一開始沒有跟著高興,反而是擔心的看著我。(厚~偶沒那麼容易自我幻想好嗎?事關傷口我不會開玩笑的OK)

洗頭先生開玩笑的說那你早該叫我來幫你洗,這樣早早就排氣吃東西了也有體力(如果偶有早知道的超能力你覺得偶會不叫嗎?)

洗完趕緊叫大姐問護士看看能吃什麼,礙於只能先喝點流質不會讓腸發脹(如牛奶)的食物,就先喝桂X的完膳營養素,好消化又能補充營養,香草口味甜甜的滿不錯喝(小管真是貼心,當時她拿來有講排氣後我能吃東西不多,最好先攝取這類飲品比較適合。不虧是精心挑選),承認真的很虛,一小瓶我竟分了好幾個小時才喝完

P1000310.JPG

(出院後為了補虛得要命的肉身,天天早晚各一瓶雞精猛喀。怕雞精的味道,初時都是用熱水泡過才喝,後來左左說:不會腥呀,我都直接開來喝。就這樣,之後喝也不熱了!沒道理左左敢我不敢是吧!「喔,想起來了,左左有件事是我這輩子大概都跟不上也贏不了的。就是喝蛇湯!!!!」ps.發現偶的個性真的是不能被激的那型呀...)

看著B床小姐趴趴造我卻還躺在床上時心裡開始急了(怎能不急?隔天早上就得出院還下不了床...),試著要坐起來頭馬上暈了個半死嚇得我又躺回去,愈來愈擔心明天能否順利出院?一段時間後再試,勉強硬坐起來把腳放在地上頓時間覺得地在轉,馬上對QQ說不行快把我扶上床,阿弟見狀急得一個使勁就想把我兩隻腳放回床上,怕扯到傷口趕緊要他放力緩慢一隻一隻放回床上,等躺好後他對我說:你不要嚇我!(嚇到小朋友了真是歹勢~)。B床小姐也被嚇到,礙於她躺在床上沒法靈活的馬上下床,隔著布簾直喊:要不要緊?唉~好丟臉,她也是病患身上也有大傷口,竟然還關心到我這裡來....真的很鬱足.....

每次我抱怨身體爛復原力比B床小姐差好多時大姐就會安慰我說每個人底不一樣,你本就體弱何必要和別人比?(聽到這種"實話"一點都高興不起來....)我說我也不想比呀,擺在眼前的是:人家比我晚開刀比我早下床、比我早活動自如,最後一晚都不用家人陪了明天出院甚至想要自己辦理,我卻起不來下不了床甚至得在床上解小便讓人服侍,情況讓家人擔心6號怕是根本就無法出院,還想自費讓我多住兩天,我又不是真老年,壯年年紀如此體能真真讓人難過....

大姐:話不能這樣講,你開刀時間比她長,失血過多差點要輸血,比她虛是本來就會的事。不過...你真的是比她虛多了,一直睡一直睡。還有啦,可能我們家很少碰到這種事比較怕死很容易把自己當"很弱體的病人",啥事都不太敢去做。(就是這句話點醒我這夢中人,怎麼會把自己弄的超像完全無行為能力的弱體老人咧?)

狀況終於好轉,一直慢慢改變躺著的角度讓血壓適應了些,到了6號凌晨我成功下床站立,超級緩慢的拖著腹部走去上廁所(束著帶子),大姐很擔心的問真要自己上嗎?要不要在床上解就好?我說現在不練習等天亮醫院就會要求出院,那時還是得自己走路,不如趁現在頭不暈來多練習的好

一提到出院的事大姐就氣打一處來,直罵二代健保害死人(她說在電梯內聽到醫生們都在討論這事,講影響還滿嚴重的,很多病人還不能出院就被迫得出院)。什麼爛規定這種刀就是一定得五天就出院?每個人體質身體狀況都不一樣,有人可以隔天就下床,有的人就是虛弱到不能動,都要求同樣時間出院不然就得自費,人命當真不值錢!

出院當天B床小姐自己去結帳,當然她的家屬還是有人來陪不太可能放她一個才動刀的人處理。她看到我下床時嚇了一大跳直問我可以嗎?要小心!(真的很尷尬...看來她已認定我超弱....)

雖然復原進度落後B床小姐很多,但是我還是做到了!最後依原定時間辦理出院,順利的自己慢慢走出醫院大門

 

PS.著實佩服B床小姐呀,實力強到出院不必吃藥!說強好像對也不太對。該怎麼說咧?住院期間她比我早撤自動止痛劑改口服止痛藥,期間一直發疹子,醫生連換了幾次藥她還是出著沒消,後來暫停不給藥疹子便退。醫生在出院前看診時對她說:你對止痛劑裡面的某個成份過敏,已經試過連最常用的普拿疼你都不行,以後你用藥要注意。出院就不開藥給你了。

B床小姐很驚訝問:出院不用吃藥?我有開刀也,這樣不用吃喔?醫生:對,你現在對傷口的痛感度也覺得還好不太痛,既然這樣就不用再吃藥了

B床小姐:.....我有開刀也,出院了真的都不用吃?

醫生:對!

我是聽得心驚連連大感不解,在身上開了那麼一大道口子竟說一顆藥也不用吃(就算是很不愛吃藥的體健病人也會疑惑吧!)。我出院是有服藥的,基本配備:止痛藥、胃藥、外加一顆消脹氣藥(因為我有慣性便秘腹脹,出院時腹部不適合用力解便,醫生會開藥預防著),後來再回診時還有加給軟便劑咧。不過之後在聽到醫生交待傷口說出院都不用擦任藥,只要半年內每星期固定用美容膠帶換貼即可(在預防淡化疤痕),連優碘都不用擦時已經吃驚到忘了B床小姐不用吃藥的事了

後來問過有剖腹產的小V大嫂同學都說對呀,就每星期換美容膠就好不用擦藥。之前才開刀拿瘤的小V甚至沒有自費買美容膠材貼,唉~有經驗的人比較聰明呀,我是膽小又懶惰,花錢買個可以一片用二個月的無痛膠材我卡省事

不能下床時小解一直是需要人家幫忙(大部份都是大姐在處理),有次大姐問要不要像護士那樣幫我用水清潔一下?我想也好,不能洗澡清潔真的很鬱悶,熟識我的人都知道我是那種累到快死了都得洗澡才會上床睡覺的人。

大姐很"貼心地"想不能用冰水(因為我體虛),用瓶子裝了熱水很放心的就這樣倒下去.....思~~~~~突然只聽到我很用力的吸了一口氣整個人僵著....大姐嚇到問怎麼了?

我用弱弱的聲音回著:你...你想燙死我的無毛小gg喔.....(.開腹部刀免不了的就是得剃除一些毛毛。就算我是開直刀一樣逃不了當時我一直認為那兒已是光溜溜狀態)

大姐驚訝說:很燙嗎?我摸還好耶!!我:這位阿計!那兒本來就不似其他皮膚粗糙,現在又是隻無毛g,你不能用手試一般的溫度來衡量啦!大姐:好啦好啦,我加點冷水降溫。不一會大姐往"同一處"倒下去......思思思~~~這次的抽氣聲加量不加價!

大姐嚇到了說:又怎麼了?我加了冷水不會燙吧?!

我抖擻著說:.....oh你想冰死我喔......你是弄冰水喔?.....還給我倒在剛才燙到的同一處....偶...偶可憐的無毛小ggㄟ死....

大姐忍不住爆笑出來~~~說怎麼會這樣咧?我之前熱水也不會很燙可是你說會,加了冷水你說很冰!奇怪了,難道你現在身體真的溫度感受很強烈嗎?還有放心啦,你不是無毛小gg,只剃了一些些~

才不是這樣好唄!天才大姐加了冷水到熱水裡沒有充份的混合一下讓溫度平均,加完後直接就拿來倒,自然流出的是才剛入瓶口的冷水。友聽完爆笑之後說了一句:這不是你最愛的冰火五重天嗎? 我:.....完全無法回嘴

隔天大姐對我說她被同事和客戶唸怎麼這麼不貼心沒經驗(委屈了大姐她的確是沒經驗呀),那裡本就敏感脆弱需要更細心。經過教戰手冊訓練後果然大不同呀~很舒適~

其實我這種術後照顧比起一般的刀都還簡單,初期插著導尿管時完全無法動彈不用人處理小解,加上一直睡睡睡,於是乎來顧我的人通通跟著我睡睡睡~~QQ說他根本就是去那休息睡覺!大姐最後一晚更是熟睡到被子掉在地上,叫她沒反應乾脆按電動床發出聲音看看她會不會醒,結果還是一點反應也無。後來實再是想尿的緊沒辦法硬著頭皮大聲的叫這才醒來!

好像我是在住院厚~怎麼還是笑料百出咧??




    全站熱搜

    abbyhan387123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