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病雞當了幾十年,雖不滿意這付肉體但倒也還能湊和著用。直到這次動刀才發現身體怎麼可以虛成這德性!(一度以為自己武功盡失來日無多,心情極悶....)

住院前一天空腹檢查,住院當天又要空復檢查,直拖到晚上六點半才辦完住院手續可以去吃飯。餓過頭的情形下就是吃了十二顆水餃就飽了....,但心情上不滿足,明知晚上九點要灌腸開始進入流質時間還是不管三七二十一的買了一堆食物回病房和隔壁B床的病友分享

偶承認偶要是想要的話隨便幾秒鐘就可以和陌生人拉咧攀熟到一個爆點!會和B床小姐一下就聊開來主因是我們年齡相彷(她大我三歲),都是獨立的女性(從看醫生到決定開刀到辦理所有住院開刀事宜都是自個兒來),晚上都沒有任何家屬陪伴,對於第一次開刀這碼事沒有大驚小怪大呼小叫,態度平靜。(聊了幾次後可以確認該小姐是少根筋很多事不知道所以不曉得怕,而我恰恰相反,知道太多驚死無用乾脆接受。)喔還有還有,她也帶了不少小說去看,書讓我們一下子就把距離拉近

閒聊中得知她不曉得開完刀得買束腹帶,我便帶著她去維X採買,順便買了免洗褲。結帳時發現一件事,同一牌的束腹帶我硬生生貴她一百元,只因為尺寸比她大。幹咧~是怎樣!這種醫療用的東西不該有這種分法吧

旋轉P1000304.JPG

(硬是多貴一百元的束腹帶:我戲稱長得像相樸選手的兜檔布,現在天天都得和它黏緊緊)

晚上九點一到,護士小姐拿著好~~~大一桶子水和粗粗的橡膠管準時來灌腸,心情開始有點不美麗,B床小姐很貼心的說:A床小姐(就是偶)是明早八點半的刀,我是下午的刀,那給她先灌好了,我晚點再灌。心想:B床小姐您真是體貼呀。護士小姐笑笑的說:不管明天是早上或下午的刀我們一律都是九點就要灌腸十二點禁食。B床小姐一整個傻掉問:那我不就得空腹更長時間?這樣哪有體力呀?(對咩對咩,偶也有同樣的疑問),護士答著:沒辦法呀,不管隔天動刀時間是早或晚,統一就是得在前一晚九點灌腸十二點禁食

雖不理解何以這樣安排,想來是有理由的吧,還是選擇相信專業人仕。就由偶先來實行灌腸大典。為了解除脫褲子露菊花的尷尬,偶用害羞的口氣對著護士小姐說:雖然偶愛看BL但從未想過有天會成為受方呀~請溫柔的對待偶的小菊花。護士和A床小姐大笑不已

護士很年輕偶以為她會知道BL是啥,沒想到她邊灌邊問我啥是BL?被大量的水灌入腸內造成腸漲漲覺得有怪異fu的偶呆了一下,想問護士說:ㄜ偶知道你看多做多了這碼子事,也覺得我算可以聊天的人,但是....選在偶的菊花門戶大開,上面還插著粗管子灌水時聊何謂BL??怎麼偶有種活該嘴賤誰叫自己要挑這種時機開玩笑愛演死好的無奈FU呀..

才剛灌完偶立刻就有大軍壓境隨時破關的不妙感,立時衝到廁所大解放!說大解放真真一點沒錯,這一坐足足十多分鐘才走出廁所...期間護士小姐來詢問我好了沒她好灌B床,一看我尚在奮鬥便要我安心的清除敵人完畢再叫她

和B床小姐身體強弱在這時便見分明

灌完腸的她一.點.反.應都沒有!我對著護士小姐問是不是我胖所以水灌的比較多?護士馬上回答她很公平灌的水量一樣多B床沒有比較少。心裡知道小姐不會在這裡耍寶,可是十分鐘過去了B床還是一點反應也無,這時侯B床的小姐開始擔心起來自己是不是哪裡系統不對勁?我也覺得怪,怎麼她完全沒有要上廁所的FU咧?

B床還很妙喔,說是不是來做個運動動一下好讓水跑快一點才會拉呀?講完就在那蹲上蹲下的動了起來,沒多久她說有感覺了,緩緩的走去廁所,沒幾分鐘她就出來了。小驚訝的問:你怎麼這麼快就出來?上完了喔?她點點頭說覺得上完了

是怎樣?!偶是急得要死蹲超久差點沒拉到虛脫,她就像個沒事人輕輕鬆鬆的上!!!(感覺偶才是病人,她是來探病的??)

晚上小管因地利之便先行來看我,此時的偶還活蹦亂跳在床上打滾,很有自知之明的說:現在偶能自由自在的滾,明天動完刀後就得乖乖呆在床上不能亂動囉(還好她來了,請她幫忙把那些偶只能看不能吃的食物代為解決,浪費食物會被雷公打死呀~)

臨睡前B床小姐說開刀後得好多天後才能洗澡,問我要不要再沖澡,我說下午在家裡洗過了,應該不用再洗了吧,主要是我也沒帶沐浴用品。她很大方的借我直叫我去洗,有這種病友算是不錯

終於到動刀日,六點多就醒了,小姐來量血壓交待會有人帶領去開刀房,大姐七點就來病房陪我說怕會錯過陪著我開刀的時間。刷牙洗臉後按照護士交待的把上衣反穿等著人來帶。約莫七點半,一位年紀頗大的護理人員親切的帶著我們往開刀房走,想著現在還能自己走著進開刀房,但幾小時後會被人用床推出來,恐懼感頓時大了起來

到了開刀房家屬被擋在門外,偶自個走進去,小姐會拿要求換穿醫院拖鞋等待,並不馬上進去開刀。拿掉眼鏡啥都看不到,只好望著電視方向發呆....大姐在窗口叫著要我先戴起來看電視等要進去再拿給她。能看清楚環境心情上比較OK一點。準備開刀的人還滿多的,想著大家等下都要歷經生死關有伴的感覺稍稍平靜點。主治兼執刀醫師來表示差不多該到點了

八點十多分護士和醫師叫我名字確認本人無誤便準備進開刀房,把眼鏡拿給大姐保管,不敢看她的表情快步轉身。唉~我知道她很擔心很害怕很緊張,我自己也害怕的要死恐懼的要命,那個當口我不會做表情也不會安慰人,不如不看不說....(唉~沒有想要搞得生離死別那樣狗血劇)

忘了家裡誰問過我要開刀怕不怕?幹!恁祖媽怕死了!多怕這一生就game over在這裡。後來安慰自己很多媽媽生小孩也動這種刀,是說差別在我還得在裡面多割點東西,一切會順利的。偶有老爸的保祐。動刀這日正逢大姐國曆生日,偶這「禮物」送的還真讓人終身難忘

進到手術檯前自己爬上去,裡面奇異的放著廣播流行歌,記憶沒錯的話好像唱著陳綺貞的歌。近視眼看啥都糢糢糊糊不清不楚。小姐取來暖被蓋著,然後我的雙手就像耶穌似的張開放在左右兩個檯子上。站在我左手的護士先確認我叫啥名字,無誤後說要幫我插針會有點痛,點點頭表示明白。奇怪了,怎麼這「針」似乎不是普通的痛呀,可以感覺小姐一直在那抽出再插入,如此弄了一段時間她開口叫著:學姐~,右邊的護士平靜的回答:怎麼?下錯位置了是吧!左邊的護士不好意思的笑著說:對呀~然後.才對著我說:不好意思厚~我下針時就發現位置不對了,很痛厚,我現在改打另一個地方,這個我會用膠帶缠緊一點你明天才不會黑青。

P1000313.JPG

(這個針口還不小,老哥說會痛是因為這叫子母針打進去時是粗針,之後會抜掉粗針留下軟針在裡面。護士小姐也有講針身很長從我手背處過手腕那樣長,所以痛感會比一般的還重。出院後抹了好幾天的藥才好些)

幹!!!老娘等下肚子要挨一個長長的中山高已經很挫了,是嫌我「痛」不夠嗎?叫個實習菜鳥來出這包,命在人家手上還不能發飆,只好表現的很有體貼心的說,沒關係!(後來和B床小姐聊天時她也遇到不會打針的菜鳥,XX的!不會是同一人吧??)

還好第二針她沒再出錯,介紹站在我頭頂的男生是麻醉師,說等下要幫我麻醉,應聲好後戴上氧氣罩,腦裡在倒數準備頭暈過去時,誰知完全不是想像中的那回事。沒有倒數、沒有頭暈,在0.00000001秒後、我沒有任何感受的情形下就失去知覺,再醒來已經開完刀要從恢復室準備推回病房去,大姐說我八點半開回到病房已是下午一點的事

待續..........

    全站熱搜

    abbyhan387123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