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來有位客人頗讓人傻眼,她滿不受店內其他人的歡迎(無論她本人或是她女兒)

原因嘛...滿多的,最主要的大概是這位太太過於放縱女兒對她的不禮貌行為吧

和她聊天得知如此縱容的原因是因為這女兒得來不易,年紀大加上先生是再婚身份,很想要有一個自己的小孩卻受孕困難,經過醫生的長期調理才喜獲千金,自是寵愛有加

在她心中也明白有時女兒行為有些過頭,可她認為並非什麼不能原諒的過錯,況且小孩成績不錯,對她的容忍度就變大了。不過旁人卻很難看得過去

老實講早期剛接觸時我也很不喜歡她女兒,講話給人很沒禮貌的感覺

前不久女兒對媽媽講話沒禮貌到讓傻大姐秀榕妹妹生氣的當面教訓了小女生一番,秀榕妹妹沒法忍受對母親沒禮貌的人(教訓得好哇!見到秀榕發標偶有嚇克到喔)

我和店內的客人大部份都滿能聊的,但是,不是能聊就代表交情夠!該定位在哪不是對方說了算,決定權在我

就不懂怎麼有些人會認為聊過幾次、講到一些家裡的事這樣就可以定義是「朋友」。並不是我屌或是我很了不得,人家要跟我做朋友還得排隊掛號驗證過了才行,而是朋友該是要「雙方都認為是」才成立吧?!

單方說是朋友,那我常講劉德華是我老公難不成他就真是我老公嗎?不是嘛!會提這個是因為這位客人把我惹毛了

有天下午一點多手機響了,一通陌生來電,接起來是這位太太(我有她的手機號碼,這支可能是她第二個門號),問了我是不是當晚有班?回答是,接下來就說了讓我完全沒法反應的話

這位太太:「某某人呀,能不能麻煩你現在騎車出去幫我繳卡費?我人現在在中壢站櫃走不開,銀行說今天星期五最後一天,三點半前一定要繳」

我: 「啊?繳卡費?我又沒有你的單子怎麼幫你繳?」

這位太太:「喔~你去慶豐銀行櫃檯那裡就有專門繳卡費用的單子」

我:「我不知道哪裡有慶豐銀行,還有你要繳多少錢我也不知道,如何幫你繳?」(此時我已經很不爽了,口氣愈來愈冷,因為我完全沒料到她竟是如此敢開口叫我這個和她一點關係都構不上的人出門辦事)

這位太太:「我要繳二千,你先幫我墊,晚上你上班我再還你。銀行我查完再跟你說 」

xx的,只能說我被擺道了,每個聽到的人都說不可思議到極點,她怎麼敢?!(事實是她已經做了)而我也白痴到答應她,後悔是多此一舉

晚上快打烊時她才出現,礙於那時還有幾位熟客在,我不方便太兇,可是我很冷的對她說:「我的朋友沒人敢叫我做事,你真的很大膽!」,她還嘻皮笑臉的說:「我是第一個呀,那以後可以常叫你做囉」

我淡淡的掃一眼回答:「你可以試看看,沒有下一次了」

她趕緊用平常那種可憐兮兮的口吻說:「真的要謝謝你,不然今天就沒法繳了」

我趁機唸了她一頓,不過對這種業務出身的人是沒用的,反正她的目的已達到,事後聽你唸幾句完全無傷大雅(我雖曉得卻又不甘願)

對於這類的人心裡有數該保持適當的距離,沒想到前幾天她又出招了

那天是小燕子的班,我陪碎銀子散散心,正巧小管也來到店裡大夥正在聊天,這對母女也來了

沒一會兒就見太太問碎銀子會不會騎車,碎銀子說會騎,但在台北不敢。她講說她的機車在隔壁車行,需要一個人幫忙騎一台車回她家,就五分鐘距離,要碎銀子答應

碎銀子不肯,傻傻的推給小燕子說她會騎 (小燕子說差點沒被碎銀子氣死,竟然推到她身上去,哈)小燕子對這對母女向來沒啥好感自是拒絕,結果這位太太又講了很讓人傻眼的話:「五分鐘而己,你幫我騎我載你回來,你叫某某人(指我)代你五分鐘的班」

我那時在和小管聊天,聽到這裡覺得不可思議至極呀!真敢講真敢講,有叮嚀過她不准再打主意到我身上,沒想到又如此膽大妄為

小燕子說老闆付錢請她上班,不可能擅離職守,太太眼見叫不動她便和她女兒講那我叫某某人(我)好了。我不動聲色拿起錢包對著開心和我聊天的小管說:「小管和我去一個地方辦點事」,拉著她便往門口走,此時這對母女見狀便立刻追上來說「你要去哪裡?我想要你幫我騎車回去也」

我故意裝作不曉得這件事回她說:「我有事,幫你騎車?想太多」講完便走人。只聽見身後兩母女的哎嚎聲

事後告訴小管她才明瞭我何以會突然拉著她往外走,兩人就在附近幼稚園外的椅子上聊著,等到十一點打烊小燕子看到我們站馬路對面,比了個ok的手勢我才和小管分手回到店裡

對於這種人,可惜了我不是那種講話尖酸刻薄/直來直往的人,又顧慮我是店員的身份,不宜對客人太過份,不然實再是很想對她嗆白的說:「你只是來借書的客人,憑什麼叫我們幫你做事?」

ps.小燕子當晚和阿娜達鬥嘴,她說一切都要怪被這個太太塞到(我已經把過程po上來囉!!這樣心情有沒有比較爽啦)

    全站熱搜

    abbyhan387123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