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女→男?

2008/12/16

最近整理相片,看到以前的自己,感觸良多...

小時侯長的真的還滿可愛的,到了高中,跟現在的樣子差不多→當然以前年輕漂亮多啦(自己稱讚自己不犯法!哈~~)

常跟朋友講高三時期長得超像男生,沒人相信,翻出畢業旅行的照片,看過的人都無聲...→只會說:天哪~根本就是個男的吧??

哈哈~覺得還滿有趣的,對於大家的反應老實說我還滿高興的,因為我從小就一直想當男生,為什麼?很簡單,因為我覺得女生是廢物的代名詞。別罵我,那時真的覺得女生很沒用呀,受不了女生動不動就哭;不然就是尖叫;心眼小超愛計較(當然後來知道男生也很愛計較),手不能提肩不能挑(這樣說下來;不覺得女生真的沒有啥用處嗎?)還有一點,以前古早的年代,現在好像也是吧,女性在家裡也是低階的一員,講話沒地位

總總因素積起來,讓我一心一意想變成男的(以為變成男的就能改變這種不平等的對待,真是小笨童一個)

我聲線偏低、個性不似女生扭捏小心眼、海派阿沙力的作風、穿著打扮,連我的鐵馬愛駒都是全黑的。老哥不只偷騎我的車上學,還把我的衣服拿去借給同學穿,理由是:「那個根本就是男生在用、在穿的,給我騎才適合」

哇哩咧~老娘買的東西當然知道那是男生才會用的,重點是:那是我的車我的衣服,自己穿不夠還給我拿去借同學!他同學還很驚訝問老哥說:「怎麼你妹妹的衣服是男生的?車也是男生的?」

我老哥一直把我當成是(像弟弟的妹妹),這要怪我老媽,從小她就教我們自己刷油漆、修電器、拌水泥砌牆,老媽連我們小孩的頭髮全都自己剃。老哥要養鴿子,OK~她自己釘一間鴿舍,老哥耍帥愛流行吵著要去做制服,老娘自己踩那台陳年裁縫車做整套的制服

久了我覺得那種事是"人"都要會,腦子裡根本沒有〈女生是嬌弱〉的這種形象出現過

高三時頭髮被同學姐姐失手剪壞,隔一星期就要去畢旅了,頂著一顆像被狗啃似的頭,快速騎著鐵馬奔回家找老媽救命

老媽看到簡直傻眼,直唸我活該,誰叫我要亂找不熟的人剪,剪那什麼頭?能看嗎?邊唸邊打電話給平常去的美容院,去到那裡還在唸...(厚~有夠會唸,這套經唸的我頭都痛了,沒看到人家再一星期就要出去畢旅,現在搞成這樣心情有夠差的了嗎?還狂唸!)

老闆阿姨盡可能搶救的結果是:我頂著一顆跟男生頭沒兩樣的髮型回家....

上學時就精彩了,明明穿著裙子,可是就有人盯著我猛瞧。真想問:要不要脫下褲子給你驗一下!

一肚鳥火的進教室,帶我去她姐姐家剪髮的同學看到我的新髮型心裡有數不敢跟我打招呼,倒是班上那七仙女(班上只有七個男生)樂得很

一直叫我兄弟,說我是第八個男生.....

畢旅時的留念倒成了我曾經一度是男生的證據,這樣該算是如了我的意稱了我的心,要開心才是,可是之後的事讓我實再是笑不出來,開始思索我的堅持到底有沒有意義....

一次載老三去她同學家,一群女生在門口吱吱喳喳的聊個不停,突然在家裡坐的同學媽媽跑出來說:「你們這幾個女生真害,講沫停,呼郎少年ㄟ在旁邊聽你們講,也沒想叫他進來坐喝杯茶」

話才說完大家面面相覷,連我本人都在找那個"少年ㄟ"是哪位?

女兒問她媽:「你講的少年ㄟ在哪?」

媽媽伸手指著我說:「啊就站在那裡呀」

頓時一陣爆笑,女兒笑到不行指著她媽媽:「喔~你完吶,她是我同學的妹妹,是查某ㄟ啦」

那個伯母跟其他人都一臉尷尬,我只有苦笑...

再來是機場,跟老媽從台北要搭機回去,進入登機室前檢查行李男女是分開的,我當然排在女生那排,老媽在我後面。輪到我時安檢小姐只看到我腿部,沒看到我臉即對我說:「麻煩請到隔壁排謝謝」

我不解的問:「為什麼?」老媽也覺得疑惑側出身子來探望

安檢小姐這才抬起頭來看著我,之後...她停了約二秒---「對不起!對不起!不用去隔壁,這排就可以了」

我馬上就知道她為何要道歉了,老媽跟後面一排乘客不斷的在那笑,嘴也不掩一下,我為了不想給小姐難堪故做鎮定的笑一下表示我了解她的意思

又一個誤以為我是男生的人....

可能啦,我那時只愛穿運動外套球鞋跟牛仔褲,頂著那種頭,身材又魁魁的,即便我沒開口人家也會誤認我是男的

最後一次是去買水果,我車才剛停好,老闆就對我說:「小弟,今天的水果很漂亮,水割大粒,讚ㄟ啦!來一些好嘸?」

去你的蛋蛋麵!叫老娘小弟,我二話不說車子發動就走人

再來是正好老哥那時結婚,結婚錄影帶上活脫脫看到我就是個男的(老哥跟QQ在看時都說:我根本就是男的!連聲音都像,沒有一點像女生的地方....)

畢業之後我莫名其妙的就開始留長髮....一直到前陣子才剪掉,不過一樣是女生樣。我分析我自己,其實我並不是真的想當男生,而是對世俗人看女生是無山小路用的態度不服氣,男生能做的事我一樣做的到!

跟醫學上那種性別認定有障礙的情形是不一樣地,從我被誤會是男生之後就留長髮想證明我是女生這行為就能看出,我還是想當女生的

現在是女生過了頭....(看起來就是一付產後發福的樣子....嗚~~~)

PS.我覺得我老哥始終還是把我當成(像弟弟的妹妹)也。有一次我跟他同時間出門,我在戴手套(手對紫外線過敏,照個二十分鐘就會起水珠且超癢無比..)時,老哥回頭瞅了我一眼,覺得帶點不恥的口氣問:「你哪時"女生"帶手套?」

天哪~~我本來就是女生吧?竟然用那種好像看到男生做女生事的那種不屑表情問著我,我只能呆呆的回:「我晒太陽手會長皮膚病....」

他喔一聲表示理解就去上班,留下我滿頭烏鴉鴉飛個不停.......

    全站熱搜

    abbyhan387123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