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1

 97/12/08

小時侯的我皮到爆,老媽都說我不應該是女的,根本就是個男生。是我出生時跑太快沒跟地府領到小GG才會投胎成女的

厚~說的這是什麼話?大家評評理,人家哪裡像男的?(注意:我是用"人家"喔)要胸有胸,屁股還比別人大n倍,明眸皓齒微笑嘴,嬌滴滴多漂亮的一個美人胚

哈~哈~我想很多人都吐了,要感謝我知道嗎?我幫大家清腸減肥,多好!又省了一筆減肥基金,要請客囉

鄉下的生活對我來說那是一輩子都甜蜜且難忘的記憶,用三百五十億跟我換都不肯,這是我的獨家記憶!!

小時侯家裡日子過的很苦,跟別人租一間小小的房間一家六口擠成一團生活。我臉上有一道疤,一般人講這叫破相,我不介意,它自我有記憶起就存在,女人嘛,臉上有點東西才帥,可是我老媽每每看到就要自責一番

這道疤是被一隻公雞活生生啄下來的,那時我不到一歲正在後院學走路自己玩,老媽在廚房做事,突然聽到我哭得很淒厲,她慌忙跑來查看,看到我的右臉頰滿是血,而那隻公雞壓著我正準備再從我眼球啄下去,她大叫一聲趕走公雞把我抱起,雞是房東放養在後院的,換句話說我跟雞地位一樣,都在後院活動,大概是牠看我不爽吧還是我有去挑釁到牠不知道,總之就是牠發動攻擊,我輸....(幹!輸給一隻G,可能是這個壞兆頭害的吧我想,不然怎麼長這麼大連一隻人類G都沒抓到過??一定是受到咀咒啦)

晚上爸媽去跟房東理論,房東說殺了雞來賠罪,那時很窮,要吃雞肉不容易,爸媽人老實,想說也只能這樣了不然又能如何,便答應這樣處理,而犯人G就這樣被game over,我家結果只拿到半隻雞...

唉~~~我這張美人臉只值半隻雞而己.....

無所謂啦,反正我個性跟男人沒兩樣,有點鬍子再帶點小疤反而增添我無限魅力,超有大姐頭的fu呀(套句小QQ說的:有鬍子的女人最性感!真是乖寶貝,講話這樣甜,也不枉費阿姑這樣疼你)

我沒有讀幼稚園,所以大都在外面玩樂,倒是常被其他小朋友的家長跑來家裡質問我把他們家的小孩帶到哪兒去了?啊就帶著大家去醫院參觀病人、廚房,氣的醫院醫生衛兵常到教主家抗議,不然就去人家的田地指教一下作物熟成了沒?可不可以吃了,可以吃就打包點帶回家....就這樣還好吧

拜託~這些爸媽要感謝我好嗎?沒有我的帶領,你們家的小孩到現在可能就是自閉兒,現在的宅男腐女,哪懂得大自然的美?(我沒有嘲笑自閉兒的意思,只是剛好借用這個詞形容一下,向看了心裡不舒服的人say 個索哩)

大姐說我小時侯平均二天丟掉一雙脫鞋,老爸每次下班回家第一件事就是問我鞋還在嗎?如果在就有獎賞。大姐罵說有夠不公平的,鞋不見了不是該打嗎?鞋在是應該的吧,怎麼丟了不處罰還獎勵?我聳聳肩說:只能說我撒嬌功力一流,老爸騎車回來還在離家五十公尺外我就聽到摩托車聲,立刻飛奔出去迎接,這種幾近狗腿的行為,再加上人長的超級可愛,老爸當然無法抵擋我的魔力囉,不爽就來學我嘛

其實不是我故意丟鞋做敗家女,是每次玩遊戲新鞋太厚了跑不快,我嫌它礙事總是脫下來玩,鄉下小孩玩遊戲不會在一個定點,會一直不斷的換,而且鄉下都是泥土地,大家習慣打赤腳,等我玩累了想到回家得穿鞋,它早就不知被我忘在哪了

大一點時看過被扁的前面三個兄姐,曉得老爸也可能會修理我這行為,有一次跟朋友坐三輪車要回家經過大圳溝的路上,我的鞋被我不小心踢到圳溝裡,我一下怕到只記得要把鞋找回來,從行進間的車子上跳下來,衝力害我差點一路滾進去大圳溝內,嚇得一群女生放聲尖叫,她們趕緊跑去呼叫我二姐,大家慌慌張張的一路跟著我跑往水匣門,看著鞋子被擋在湍急的匣門處

大家都是小孩子,那個圳溝很大很深死過很多人,深綠色的急流水,看起來就像怪獸要衝出來似的,沒人敢走上狹小的鐵匣門上撿我的鞋,大家七嘴八舌的討論看要用什麼方式拿鞋

終於有大一點的孩子想出用長棍子撈鞋,一陣努力後終於撈起來了

二姐來時以為我掉到水裡嚇得都哭了,看到才曉得是誤傳,搞了個大烏龍,沒事白哭一場,回家得補充多一點的水份囉,好里佳在晚上晚點名鞋子在,呼~安全過關

    全站熱搜

    abbyhan387123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