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週六10:49分進到超音波室掃瞄,檢驗師和護士都很親切,照例詢問基本相關病史,我也快速大概講了一下(總覺得這個科別的任何地方都很快速)

掃瞄完就請我等侯叫號聽醫生解說報告

看看距離94號還有一個半鐘頭時間,肚子也餓了(這一陣子胃腸有因為本來就不好外加輸尿管被塞引起的不舒服,很容易有噁心、不適感,故目前只能採取少量進餐),到附近市場買了個潤餅捲和超便宜現做便當(一個才nt$40,完全沒有偷工減料,真的是讓人不敢致信。於是乎一買便是兩個。帶回家分二餐吃。永和怎麼沒有這麼好康的便當呀...這樣偶可以省很多飯錢的說...)

回到醫院挑了別處人較少的侯診區坐下來吃著潤餅配著小說和自備的熱糙米漿,不知情的人八成以為我是陪伴家屬或來郊遊的吧...

吃著吃著忽然聽到有人放大音量在說話,一開始不以為意,疑?怎麼音量愈變愈大?好奇心驅使便轉去那區的侯診間看,只見一個身著綠上衣綁馬尾的年青女子拿著手機不顧週圍侯診民眾異樣眼光,死命的扯開了喉嚨在怒吼著。喔~看來是和電話那頭的人吵架了,聽著聽著..嗯?這內容怎麼怪怪的?近十分鐘罵下來聽到的台詞就是:是你打過來的又不說話?那你是要我怎樣?是你打過來的呀!

不在意週圍環境加上和人對罵反覆都只有這幾句台詞,一下子就引起大家的警戒心。直覺該名女子怪怪的!有人去服務台提醒,服務台的阿桑來看了,要大家提高警覺注意一下

綠衣女子走到外面中堂處去沒一會又是一陣拉扯喉嚨的叫罵,台詞還是那幾句,在醫院裡面真的是很突兀的舉動,終於引來了警衛,不一會就回歸平靜

我在吃飽喝足之後起身尋找這名女子,發現她可能精神狀況有問題吧,因為被告戒不能這樣大聲喧嘩後,她拿著手機不敢打,嘴上卻又唸唸有辭,一會放下手機、一會又拿起來亂按。或許說有問題太嚴重,畢竟不了解對方,倒是可以說她的情緒管理一定不好,整個人浮燥的一直在走來走去拿手機起來看

之後和友人聊天講起這事,心裡很是感概,說我可能有天會和她一樣也精神崩潰吧.....(當然是被唸了一頓說我亂講話)

一樣是十二點才輪到我,進去才坐下醫生很驚訝的指著我的右眼處問:你那裡怎麼了?被人打到黑青喔?(我發楞的摸著我的右眼處表示不解...)

醫生像是明白了什麼事說:喔~喔~沒事沒事,來看你的片子(腦子轉了一下才知道他把我的黑輪+黑斑看成黑青...)

靠ㄠ~你是醫生還是搞笑藝人?該說的不說,這種莫名其妙的話倒是一下子就衝出口

接下來的話覺得這位醫生真的很不討喜

醫:你的片子看來腎臟在發炎喔~

我:前兩天來門診時已經有告知在前一晚才去急診,當時已說腎臟發炎腫大且結石塞在輸尿管(要感謝病患都是肚量大的,超想頂他我若是急症等不到今天你的專業解說我腎臟發炎)

醫:...靜默不回答,然後說:你這個直接震一震啦

我:直接震?!不用先吃藥看能不能排出來嗎?

醫:勉啦!哆直接啪啪咧,厚哇一咧機會啪啪咧~嘸勉給厚拔郞做~(他突然講台語,口吻狀似輕鬆,真的很想給他扒下去,你當現在是在買賣商品嗎?還給你一個機會打一打)

醫:就這樣,排星期一九點做

我:請問我之前的胃和肚子不舒服是因為結石塞在輸尿管引起的嗎?

醫:可能吧

此時此刻的我真的很想罵三字經兼叫他去吃大便!什麼叫可能吧?!這就是一個泌尿科醫生的專業??完全沒有認真在問診,病人發問了也有答和沒答一樣,隨便就打發一個病人,馬x的外科醫生都是這付死德性!之前老媽差點就被大腸直腸外科的一個劉xx給害死。他x的要不是之前的病歷都在這裡,真的不想在這裡做震石

弱勢病人的悲哀就是不愛也由不得你,為了救自己的命,只能選擇大型一點的醫院比較有保障。所以鼻子摸著接過護士遞來的手術書和批價掛號單,從x光、心電圖、驗血一樣一樣自己跑完等後6/14的震石日

週一一早大雨不斷,像極了我鬱悶的心情,想說上班日遇雨容易塞車便提早叫車(護士有交待震石手術當天不可騎車),沒想到還是出包了,八分鐘該到的計程車沒出現,不一會接到司機打來問路的電話,報了清楚的路教他怎麼走,之後還是等不到人,終於看到他出現在前一條弄口卻又活生生的轉頭開去,啊是什麼情形???

大姐說不要等了再等下去一定會誤了手術時間,我打電話去聯絡上司機,口氣不悅的問怎麼回事?都看到車了為何要調頭開走?他的回答是他找不到122弄,這裡的路很奇怪,愈走怎麼弄的號碼愈小?我說我都看到你的車了再往前開就是,哪裡有愈來愈小的弄的號碼?

他知道自己弄錯說馬上到,真的很無奈....以前和小小出國叫車也遇到不熟雙和路的司機,差點就趕不上飛機

車到時問他明明就已經到了112弄,不會再往前開一下嗎?他竟回說:我看成12弄。唉~我已經氣到不會說話了,一上環快就知道完了,因為中正橋整修整修路塞的不像話,勉強通過中正橋時一看是來不及在九點到醫院,趕忙打電話去告知狀況,幸好時間不限制,我也就要司機以安全第一不用太趕

下車前看到可用悠遊卡支付車資,結果這位老兄也不會用,大姐也氣了直接付現了事。平常的我對於這類出外討生活的人可以耐性無限放大,但今天我自己面臨身體上的大關,實再是沒有多餘的心力去顧及他人心情,該說我沒說難聽話算很有肚量了

上了七樓到手術報到室報到,掛了手牌就進去。同樣的手術室,今年的二月我才進來過....唉~

到了裡頭服務阿桑幫我反穿上衣,缷掉口紅和我忘了許久的腳指甲油,說是手術期間醫生會觀察手腳指甲的顏色來判斷病情,上了廁所後護士直接領我到震波碎石手術室

兩名年紀有些的護士幫忙指導我躺上手術檯,要震打的是左腎臟,所以機器緊貼著左腎處,替我戴上氧氣罩並告知我將進行全身麻醉,不過這種麻醉不同一般外科開刀手術的麻醉,是從點滴內打入安眠藥和止痛劑,所以人是清醒的

打完藥後兩名護士取走我的眼鏡同時退出房間到另一間控制室去操控機器,不一會靠著左腎的機器立時傳來強力的震動,震打到約一半的時間我感覺到打法不同,同時痛感持續變強,本來閉眼的我張開雙眼拚命暗示護士我不舒服,終於有護士發現我不對勁停止震打過來問我怎麼了是不是會痛?回答是便替我加打止痛藥進點滴,之後再繼續震打,整個術程約莫40-50分(進手術室前我瞄了一下時間約9:30,推到休息室是10:20)

到了休息室護士拿了根會噴出冰冷氣體的管子要我吸著,以為是例行性的治療,吸著吸著因為氣體太冷還流鼻水,忍不住問護士那是什麼?她說因為手術後我臉色太蒼白所以給我氧氣吸(心想奇怪,隔壁用的是氧氣罩我怎麼用管子噴?)

只要動一下護士就會來問是不是想尿尿?心裡又覺得怪我不想尿呀,怎麼每回看到就問是不是要尿尿?後來才曉得原來體外震波碎石手術在術中和休息室總共會吊兩瓶點滴用以觀察整個排尿和血尿情況,要等到血尿有減輕才可以離開。所以手術加休息室時間才會抓2-4小時

在休息室解了二次尿,第一次解完時腰便開始痛了起來,護士說這是正常現象,只好忍著。解第二次時血尿顏色變淡,護士確認沒問題拿了術後照護單和衣服給我後說穿好就可以離院了。我約九點十五分左右到醫院,步出休息是十二點十分左右,大約是3小時

從頭到尾沒看到門診那位大醫生,既是這樣..我都不知道我掛他有何用??????

回到家一點,吃了藥躺著休息,這時才是苦戰的開始

到了快三點腰的痛楚感和急診那天快要不相上下,知道大概是術後的正常現象,只能忍著忍著再忍著...不過真的很痛...勉強自己躺在床上睡覺,想用睡來淡忘痛楚。到了晚上終於舒服多不再那麼痛,左腎部位的皮膚有一堆紅點和一小塊瘀血,看起來外表還好,只是mc又來了,不由得擔心是不是震動引起子宮內受傷

週二足足睡了快十二小時,中間醒來上了一次廁所,大概是睡覺時間長吧看來血尿顏色有點深,想說白天起來再好好觀察,不過mc量變大且是鮮紅色不由得心情悶了起來...

整日腰還是脹痛脹痛不舒服,好些時又換後腰酸,想來是mc引起的不適,中間胃也一度不舒服。真的很無奈很無奈很無奈,有必要這樣一口氣讓我今年如此的身體難受心靈難熬嗎?一樣接一樣沒完沒了的,現在還合併一起發作,病的很累.....都不知道忍著是為了什麼?

呼~

負面又黑暗的能量一直壓得我喘不過氣,哪天、哪時才能解脫?




abbyhan387123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勇敢的女鬥士,幽默有趣的震石經歷,可佩~可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