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同樣星期日快接近打烊的時間

人物:同樣的主角─我、碎銀子、澳客的女兒(時間人物巧合的讓人發毛...該不會只要同樣的人一組合..就會出現怪卡吧?????)

新登場:怪怪女

幹!!!

不好意思,請容許我先來個超大幹字吶喊一下

why?為什麼?晚上明明就有經過客人的狗狗"小雄"測試了我那可悲了快二年的爛磁場應該有好轉的現象了呀

怎麼不到一會功夫就又遇到了?

快打烊前進來一個女客人站在櫃檯前,客人站在前頭一般不是熟客不發問的話我通常會小盯著但不太會去細看。可是這人引得我不得不抬頭看她,因為她不斷的從嘴中發出悉悉簌簌碎碎唸的聲音。(並不是旁邊有人或者是在講手機,而是看著借書規則唸著) 然後就一路走到後頭小說區,邊走邊發出聲音,只覺得不喜歡這種行為的人但倒沒多想,直到她走來問我怎麼借書時問題就浮現了

拿了兩本小說到櫃檯問說書怎麼借?照慣例從頭開始解釋何謂入會員何謂押金、押證件;有何差別。

在她一直搞不清楚入會零租需付五十元卡費和入會預放租金不用付五十元卡費還有多一百元優惠有何差別時我稍微"感受"到這個人有點怪怪,那時想「或許人家第一次借書真的很不了解規則,就別想太多」,太天真了我!

弄清楚她想要的入會方式後新增她的會員資料時她突然從小聲碎碎唸變成大聲碎碎唸對著我說:等一下,我以為借書7元怎麼那麼便宜,原來是內閱喔,那借出去要多少?

回答就書價的十分之一,怪怪女的反應竟和胖高那時一模一樣!十分之一?是多少?

說真的我心一下子就涼了半截,你媽媽的隔壁卡好!又來了!!!

我本來還存有一絲希望想她或許不怪,她口音聽來不像台灣人,一度想是不是非本地人所以不知道,結果又錯。她是道地的台灣人,三十好幾,還是智光畢業的

制式化的回答書價二百元的十分之一就是二十元,這位怪小姐對著我說:二十元好貴喔!

怪怪女:那漫畫怎麼算?

我:一樣十分之一

怪怪女:那是多少? (我真的受不了不相信她不會算。知道二十元比七元貴這樣叫不會算嗎?)

我承認,在聽到十分之一不會算還一個個指著金額反問我是多少的時侯,我的忍耐線斷掉了..... 

我:你是不是不懂十分之一是什麼意思?(管不了會不會得罪客人,我已經受不了一直得和"沒法溝通"的客人講人話了.....)

怪怪女:我知道啊 (幹!最好你知道啦!知道那還每樣都反問我是多少?)

跟她說會員資料需要留地址和室內電話,問我可以不寫嗎?可以不留那何必要你出示證件核對?好不容易送走她後碎銀子才過來對我說:我聽到你在問那個人「知不知道十分一之是什麼意思?」感覺你快崩潰了,之前是胖高現在是這個女的,你怎麼一直遇到怪人呀?

啊~~~~~連著遇到這種超級天兵,簡直是鬱悶到快瘋了!

開玩笑對碎銀子說好像該來跟小芳建議一下星期日十點到就不要收新客人了厚!不然這時侯出來的都是些怪卡,偶的腦神筋真的有天會斷光光呀

 


ps.澳客的女兒這次沒有講好笑的話給我轉換心情,維持過去一樣的顧人怨行為(在打烊前十分鐘要內閱漫畫,提醒她一定看不完喔還是堅持要看,每次都拖到結完帳了還在那死撐,真的是超級不討喜的人) 

知道自己從事服務業,耐性是必備的條件,可是那是在可以正常溝通的情形下吧!對著空氣講話...偶真的學不來....

日前請碎銀子代看一下偶去對面拿著藥,回去時正好有個沒見過的客人在查一套很舊的漫畫,碎銀子很幫忙的用電腦查詢著,這位年輕女客口氣不悅地說:你這樣查那麼多的資料一樣一樣看是要查到什麼時侯?!

我一聽當下火冒三丈,忙請碎銀子休息我來查書,萬分抱歉害她受這種沒禮貌的對待。邊查邊對這位女客人說:這位小姐不是店員是客人,我有事請她代為看顧,她不會是正常的。女客人一聽臉上顯得尷尬:啊你不是店員喔,不好意思喔,我以為你是。

她這樣回答對我來說無疑是火上加油,意思就是她真的是在教訓"店員"囉!不懂憑什麼?!只因為花了幾個小錢就自以為高高在上?又不是沒在查,憑什麼認為可以口氣這麼差這麼沒禮貌?有趕時間嗎?有差到這幾秒嗎?要不是我不想造口業,真想問她你是趕著去付x喔!

假如今天是我自己受到這種對待,坐在這個位子上我會忍著不發作,可是今天這位女客莫名其妙的搞不清楚狀況對碎銀子不禮貌,不是大戶又非熟客亂擺譜,那就請自食惡果吧!

在這裡工作最大的感觸就是台灣的教育徹底失敗!一堆年青人完全不懂什麼叫禮貌/使用者付費,店內張貼著外食垃圾請自行帶走,就是有人故意留著給我們收,不然就是想盡辦法把垃圾塞到椅縫內/廁所內,一本五元的書寧可站著左閃右躲的讓我們盯著他/她,就是不願意付五元坐著好好的光明正大的閱讀,不然就是偷書,怎麼回事....

世風日下人心不古 ......

abbyhan387123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