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an 15 Thu 2009 23:47
  • 談情

談情

2009/01/14

去到一家坪數約七八十坪,裝潢走中國風但不頂美的餐廳吃飯,座上客有我,利偉,一位女性友人及三位男性作陪

菜上桌,其中一道菜很特別,現烤手扒雞,是一位男性友人親手在餐廳外烤的,沒有添加任何佐料,整隻雞呈現油亮亮淺黃的色澤,趁還冒著熱氣快手撕下一隻雞腿品嚐,尚未入口便有一股濃厚的烤雞香撲鼻而來,深深吸了一口,滿足了「聞」的慾望,把雞肉弄成小口送入嘴裡咀嚼,噴出的內汁合著雞肉那超嫩的口感,嗯~真是好吃

沒想到朋友的手藝如此驚人,以前怎麼都不知道?利偉只說今天要聚餐叫我空出時間來,沒講有這麼一招,是要慶祝什麼嗎?看其他人表現如同平日裡,看不出啥端呢,大概就只是單純吃頓飯聚聚吧。席間大家互動愉快,閒聊些拉哩拉雜的事

飯局畢與友人散場後,利偉帶著我穿過廳堂來到後面的電梯前,原來是個合併有住房的飯店,看來利偉是想要在房間約會了,心裡認定是這答案也就沒問他

等電梯的過程中,利偉逗弄著惹我氣惱,扭身不理他,逕自按了向上鍵。男人就這點討厭,莫名其妙愛逗女生,等人生氣了才來笑臉賠不是,小學生手法即使如利偉這般三十好幾的男人竟也適用,奇也怪哉

上樓入了房,看得出這旅館有年紀了,擺設佈置很有復古風,老掉牙看來早該淘汰的電視機,厚重不精緻彷若一腳踩下怕是會揚起陳年灰塵的老舊灰色地毯,有老家味道的馬克磚浴室,絲毫看不出任何情調處

放下包包,利偉走來由後摟著我,愛極了這樣靜靜地抱著,總能讓我的心覺得暖暖的。不否認女人也有慾望,也想作愛;但肉體關係絕不是一切;女人要的不只是激情,要的是關心、在意,就這麼簡單。但男人始終不懂,以為不斷地讓女人高聲尖叫〈他們認定這樣叫高潮〉才是愛

愛情裡女人不一定是弱者,也有心狠手辣玩的比男人更狠更兇的比比皆是。不過還好自己與利偉沒有這方面的問題。搞不清現在倆人算是穩定了嗎?正式交往到現在有三四個月的光景了,約會過也上了床...應該算是穩了吧?心裡有一個小小的聲音在質疑著..

利偉是個成熟的男人,外形不帥絕對構不上好看,但順眼,三十好幾,有專業技能,不是頂多金但還能應付自若。自己是那點吸引他的,不了解,從沒問過。不過知道是欣賞他哪點,負責有禮、人際關係很不錯。

那天公司只剩倆人,因為某些事情壓著心頭不舒坦,可能情緒也到了臨界點了吧,一個人躲在沒開燈的會議室哭著...〈礙於利偉在無法一個人在座位上痛快狂哭〉

確定自己是沒有哭出聲的,正用衛生紙擦著淚水時忽地發現他就站在門口看著,受到驚嚇的我立刻轉過身去快速的抹去涙水,清了清喉嚨佯裝鎮定的轉回來,但眼神無法看著他〈被人發現那種不想被知道的秘密時很難與之對眼〉用帶著濃濃鼻音的聲調問他:「有事嗎?」

他沒回答,過了一會緩緩的說: 「怎麼了?」

那充滿關心且溫柔的語調再次逼出好不容易硬停掉的淚水,抬眼望了他,不是看好戲的表情,是真的很擔心的感覺,很奇妙也很奇怪,他跟自己從來沒有男女那方面的感觸,怎麼他會....

利偉走了過來,把我擁在懷裡,伸手拭掉臉上的淚水,看著我然後輕輕地吻了下去。呆了...空白了....前面說的話或許能解說單純是基於朋友情誼關心著,但現在這樣抱著還親了,說沒啥能騙誰?我承認我笨!一個簡單的吻,竟就陷下去

是的!與利偉就是這樣開始交往的,那是我的初吻,也是這輩子第一次被男人抱著,初嚐愛情的滋味,有人關懷愛護著,是甜蜜,是開心,但過份順利的戀情卻讓我胡思亂想了起來...

不知哪時開始的,擔心這樣好的男人很快有天會離我而去。他會不會開始介意我的外表不美?年紀不輕?身材不好?不夠優秀?家世背景不好?薪水賺的太少?個性不佳、脾氣太差又不溫柔?太多太多的不好在心裡刺著箍住自己。自卑感作祟,讓我好生困擾著..

 大概心情已經形於外了吧,利偉是個敏感的男人,不多話也不屬於嘴甜一派,可是讓人很安心,也很細心。看他抱著自己像是安慰似的行為,不同以往純肉體的摟抱,猜想今天這頓飯局和訂房的事應該是他查覺到自己的不安所做的安排吧

能做到這樣真的很感動了,這個一點情調都沒有的男人是真有把自己放在心上的....轉身緊緊地把他抱著,他撫著我的背輕聲問:「有心事?」

果如猜測,心頭覺得甜甜的。我搖搖頭說:「沒有,沒事」

「真的?」不信的問著

「嗯,真的沒事」

抬頭看著他,這男人真是入我眼在我心了,明明就很普通的一張臉,怎地愈看就愈覺得帥?人家說「情人眼裡出西施」這道理原來跟心有關呀~

利偉吻著我,雙手在我身上遊移著,因為心的悸動,感覺今天情慾來的特別快,倆人快速的扒光衣服互相尋著敏感處攻擊,在他幾次激烈的衝擊下達到了高峰。完事後不想動,心想:如果可以跟這個男人共渡往後的人生,似乎是一件可行的事

消耗了大量的體力,吹著冷氣就著舒適的溫度,迷迷糊糊快睡著之際,利偉輕吻我的髮際輕聲叫著:「親愛的,你願意嫁給我嗎?」

「嗯?.....」用力眨了一下眼睛,努力的把焦距對準他的臉孔,剛才好像聽到了什麼不得了的話:「你說什麼?我沒聽清楚」

利偉笑了,那低沉的笑聲震動傳到我身上,「我說:親愛的,你願意嫁給我嗎?」

沒有電視連續劇那樣的激情,沒有哭泣,沒有尖叫,沒有噢my god這是真的嗎?我只有一個表情,嘴開開的、臉呆呆的,頂著一頭鳥窩髮型,就這麼沉默的看著他,不一會回神了,開口的是:「你確定?真的要娶我?為什麼?」

他笑的更大聲了,用力槌了他胸口,「笑什麼啦?我是很認真的問你也!」

就是愛逗人,在節骨眼還這樣壞。他握著槌他的手親吻著,那雙眼...如同深潭一般的吸引著我

「我是真的想娶你!我就是愛你的一切!你會嫌我長得醜不想嫁我嗎?」看著利偉那種戒慎恐懼的表情,是了..我傻了..怎麼會這樣質疑他呢?這段愛情不是只有我一人在談,他也是付出的一員,也怕我會嫌棄他...原來倆人是同樣的心情呀

我不是他的初戀,他以前有談過戀愛,只因為前女友交上號稱帥的男人就移情別戀,他曾為此差點失去信心,這往事我是知道的,怎地鬼遮眼給忘了?

撫著他的臉、他的眼、他的唇「你的臉我很愛!不愛的話我不會跟你交往!你敢娶我我就敢嫁,先說好不能後悔,不然我的個性你是知道!」

他微笑著把頭放在我的肩上,倆人互相擁抱就這麼睡著了,仔細看嘴角上都帶著笑呢

 ps.這是一個夢境突變成為一個短篇的小說,沒有什麼重點,純粹是練習而己,先說不准批評的太狠呀,我可是個小雞小肚小心腸的人,會翻臉的喔

abbyhan387123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ㄎㄎ
  • 先說!!!
    為什麼他是利偉(立委)
    阿泡叫做偉俐耶ㄎㄎ
    有~~~姦~~~情
  • 就知道你會問這個
    純粹巧合
    就只是需要一個男主角名而己

    abbyhan3871233 於 2009/01/16 12:37 回覆

  • ㄎㄎ
  • 補一句
    飽暖思淫慾~~~(遮臉跑走
  • 錯!都說了是夢境突變來的
    只是借用夢的一小段
    百分之九十五全是掰的
    不過飽暖嘛...是有啦
    睡前都吃的飽飽的
    哇哈哈~~~

    abbyhan3871233 於 2009/01/16 12:39 回覆

  • 妮
  • 哇..真是浪漫啊..
    韓..你也在期待這樣的愛喔..
  • 這位好心的小姐
    感謝你的愛護,沒有重砲攻擊偶的亂掰
    不否認{小說}大都是在反映作者的心情
    這篇寫的淺又保守
    期待中的愛情是要更火辣衝突的呀
    改天看能不能在下一篇裡面真正寫出我的感覺

    abbyhan3871233 於 2009/01/16 15:16 回覆